《锦衣之下》:其实谢霄可以成为你不讨厌的那个样子

《锦衣》播出以来,豆瓣小组几乎组团骂谢霄这个人物,骂他狗血,骂他拎不清,骂他自以为是自作多情,骂他只有恋爱脑……反正就恨不得他能早早领饭盒离开锦衣秀场。

这事说起来要怪应该怪编剧的改编,人家谢霄在原著中可不是这样的人,虽然没有陆大人那么万人迷,戏份设置得却是恰到好处,也为“一下恋”的助攻立下汗马功劳,而不是添堵。

在一篇责骂声中,昕玥默默地打开原著,希望能对谢公子最早给人的印象做一次还原。

原著的谢霄对爱情风月并没那么上心。

虽然谢霄是作为男主情敌的材料存在着,但是他对能否娶到今夏其实没那么在乎。

谢霄跟今夏的交集始于船上救沙修竹,在第一次交锋时,在谢霄眼中,兄弟远比女人重要,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如何救出沙大哥上,连今夏长啥样都没有仔细留意,以致于在岸上初次见今夏时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而追溯他的“黑历史”,他还有逃婚的前科。

被逃婚的对象上官曦是个大美女,不但娇俏动人,还能独当一面,更重要的是对他满腔柔情、含情脉脉。

但是谢霄却不过电,逢人竟说:“师姐也是不同意成亲的,全是长辈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殊不知那边的上官曦思念他都快肝肠寸断了。

说到底,谢霄是个粗人,无意细品生活,更无心浓情蜜意,只想潇潇洒洒、快意恩仇。

他之所以会萌发娶今夏的念头并非始于与爱情有关的爱慕,而是出于义气和赌气。

他向今夏“求婚”的起因是在救沙修竹的时候,今夏与他沆瀣一气,为了瞒天过海,以伤害自己为代价协助他救人行动。

谢霄感念今夏的够义气,也对她受伤病重深感内疚,而在今夏屡屡念及经济困窘而抠门要死的样子让他很想利用自己富二代的身份带她走出泥潭,因而爽快地说出“我养你”这样的话来,其实,这种感情跟他对沙修竹的不离不弃是高度雷同的。

当然,谢霄还有赌气的成分,一方面来自对长辈野蛮压迫的背叛,因为父亲不顾自己的意愿强迫他娶上官曦,他偏不答应,偏不按他们给他设定的路子去走;另一方面来自对高官子弟陆绎看不惯的故意挑衅,因为他是个江湖中人,是个有劫富济、替天行道的绿林理想之人,一贯来藐视和仇视像陆绎那样的官场中人。

原著的谢霄拿得起放得下,速度之快,简直碾压从未露面的易家老三——易公子可是对今夏念念不忘的,就因为小时候今夏的英雌救美男之举,人家一直记在心上,苦苦守候着准备以身相许。

谢霄却不,求娶的念头始于今夏的义气成全,终于今夏的真诚相劝,从开始到结束,谢公子几乎没有过任何纠结、沮丧或伤感,就像微风吹过不留痕迹。

甚至在今夏拒绝他之后也能毫无芥蒂,与之同行,与之侃侃,与之一起抗击倭寇,就像求亲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能验证感情深浅的试剂除了正面的还有侧面的,比如对情敌的态度——谢霄对陆绎的态度也是风轻云淡的,特别在了解他与严世藩是对立的、是嫉恶如仇的人之后。

谢霄的漫不经心与陆绎的情深似海是鲜明的对比,要论起情敌的威胁指数,陆绎也许更需要关注一下易家老三。

原著的谢霄是个豁达之人。

电视剧里谢霄的“霄”约等于宵小的“宵”,几乎是小人做派,不但斤斤计较,还自私妄为。

但是原著的谢霄却是襟怀洒落、不拘小节之人。

他与今夏的结缘并非像电视剧那样每次在他被人欺负、水深火热之时今夏就像及时雨一样把他救出火坑,而是战争根本只来自今夏——两人势同水火,一见面就打架打得难解难分,甚至有抱成一团滚到河里的记录。

说到底,他和今夏的结交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是不打不成交、不是冤家不聚头。

但是怨恨并没有在谢霄的脑中残留,那些本该咬牙切齿的回忆不影响长大后请她喝酒的心情,也不影响他对她出手大方的爽快。

阿锐(剧中删除了这个人物)本来是严世藩安排在乌安帮的一枚棋子,为人心狠手辣,但是心中却有一处柔软,就是对上官曦一往情深,甚至为了她愿意承受肉体之痛和献出生命之重。

阿锐对上官曦的高度维护以致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凡是令她不高兴的人不管什么身份他都不忌惮,挥起拳头就打,对“少帮主”谢霄也不例外。

每当谢霄不经意伤害上官曦的时候,阿锐就毫无掩饰地冲上去揍他,无心无肺的谢霄不曾思考这到底是为何,更没有对阿锐有任何的怨气,转身就把他的冒犯给忘了。

还道出“看你对师姐这么忠诚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的话,这种无心无肺的程度,也没谁了。

对陆绎也是如此,前有为了救好兄弟沙修竹在船上与之结下梁子,后有求亲今夏被他搅和,但是一切恩怨都在抗击倭寇的战争中冰释。

谢霄对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深恶痛绝,对侵犯国土的倭寇更是恨之入骨,但是对于有意见分歧但是立场相同的人从来不记恨,与同道中人惺惺相惜,为之赴汤蹈火。

这样的人做个哥们还是不错的。

原著的谢霄是个热血汉子。

蓝色狮大大是个好上帝,原著里她几乎给每个青年男女搭了红线,无论路途如何坎坷,终究各得其所。

今夏在苦等三年之后与陆绎喜结良缘,杨岳在淳于家族败落的时候救出淳于敏(陆绎表妹),两人也是患难相知,结为秦晋之好,而对谢霄绝望的上官曦也对为之死心塌地的阿锐打开心扉,就连步入中年的丐叔和林姨也修成了正果、双宿双飞。

唯独谢霄没有脱单。

但是谢霄不在乎,这个结局挺顺应他的理想追求和愿望的,因为他从来不贪恋暖媳妇热炕头式的岁月静好,而是哪里热闹哪里赶场。

三年前的逃婚,与其说是没有情投意合,还不如说是一次离家出走的借口,因为他一直就想遁入江湖,鲜衣怒马,快意人生。

谢霄不屑于小情小爱,他更崇尚英雄主义,江湖气概,倭寇的入侵激起了他身体里的热血沸腾,见证了戚家军的神勇和威武,他跃跃欲试去从军,不能得偿所愿之后,他退而求其次加入其他的抗倭队伍,自从尝试到抗击倭寇的痛快,他再也不愿意回到安乐窝坐等饭热菜香。

一个既低调又让人忘不了的鲜活角色,经过编剧脑子过滤,便成为了小肚鸡肠、无理取闹、整天围着女人转的小男人,挺让人唏嘘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