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自己周围筑起高墙,没有那个人能够入内

你怎么还不明白,你是别处制作的,就连你想把自己脱胎换骨的意念,也是别处制作的。我们许久许久地缄默不语,只是一味地望着海面望着天空望着船口,晚风掠过海面而拂动草丛的时间里,暮色渐渐变成淡淡的夜色,几颗银星开始在船坞上方闪闪眨眼。我在自己周围筑起高墙,没有那个人能够入内,也尽量不放自己出去。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